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300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從陸老性騷擾看「共犯結構」

我的疑問具體來說,現在華教圈發生長輩長期性騷擾他人,圈內許多人可能都偶有耳聞,但肯定不是每個人都親眼目睹。現在問題來了,我跟前輩不熟,我也只是聽他人說過,也沒有親眼目睹,那我到底算不算「共犯結構」?如果我們以人與人的關係距離(範圍)來說的話,發生這樣的事情,陸老身邊最親的人以及受害者身邊知曉此事的人,他們故息養奸,這些第一等關係的人肯定是共犯結構;而那些在華教機構裡面做事,但與陸老不常接觸的第二等關係人,甚至不在華教機構,只是在華教圈活動的第三等關係人,他們跟陸老不熟,只是有聽聞此事,那第二、三等關係的人到底等不等「共犯結構」?


不談「範圍」,我們談「程度」。不管是第幾等關係的人,若有人挺身而出,要仗義直言,他到底需要做到哪一個程度才算不是「共犯結構」?他要站出來發表一些體面話或正義的文章?或進一步找出受害者支持他公開此事?最基進的,當然是收集證據,勸告、輔導、治療、舉報陸老,因為了決此事,用行動實踐了正義,肯定就與「共犯結構」劃清界線了。不然,只是出來喊喊話,寫寫文章,也只是消費了自己的良心與道德感,可是對於社會上男尊女卑的文化還是無補於事。


我反覆思索「共犯結構」的疑問。後來,我想到之前某個網路論壇上「校園暴力」的討論文章中,有網友引用某小說內容作比喻,指出長期的暴力之所以成為可能,是因為眾人的沉默。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在一個鄉村裡,有個年青人因處於弱勢,從小到大都被同村的鄉民嘲笑、欺負,
當然不是所有村民都欺負他,有些人只是在旁冷眼觀看,有些人因事不關己而少管為妙,
終於,有個村民於心不忍而協助該青年逃離村莊。


許多年以後,那個青年回到村莊把全村人都殺光,抱括協助他逃出去的那個村民。
有人問他,你為什麼連幫你一把的人也殺了?那個青年回答道:
「當我被痛苦地羞辱凌虐之時,整個村莊裡沒有一個人願意挺身而出為我說一句話!
包括那個村民。」



這個故事讓我突然間有點理解一個定義比較廣泛,至少在道德層次上的「共犯結構」。因為現在發生了華教前輩長期性騷擾年青女性的事情,整個華教圈那麼大,那麼多人知道,竟然沒有人或團體願意站出來為受害者說一句公道話,這個就是「共犯結構」。


我現在覺得,「共犯結構」應該是從這個點來理解才比較具體,你知曉了此事,可是你沒有在關鍵時候站出來為受害者說公道話。你知道了,但是你卻選擇沉默,某個程度來講,這就是允許,這就是共犯。



---

相關文章:從「共犯結構」省思--個人實踐的可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