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人類

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13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馬來西亞社會主義黨--拜訪側記

社會主義黨在雪蘭莪、柔佛、霹靂等州屬有好几個經營甚久的定點,其中在霹靂的總部位於和豐,和豐是馬來西亞選區裡面印度人比例最高的地區(印像中好像佔三成人口)。社會主義黨是由數個原本已經在柔佛、吉隆坡、霹靂等活躍,關注於園丘工人、工廠工人、都市貧民以及農民等草根群眾議題的NGO組織所組成。


其到了1995年,關注於受壓迫人民的NGO團體已經營出一定的群眾基礎,並且嘗試聯合起來組成一個正式的政黨,推出屬於廣大草根群眾的候選人,但是十多年來始終無法獲準注冊,因此多年來其候選人都是借用其他友黨的名義上陣。在2008年的308大選中,社會主義黨派出的4名候選人競選,其中3人以人民公正黨標誌上陣,另一人則以獨立人士標誌上陣,社會主義黨中委古瑪醫生(Jeyakumar Devaraj)在霹靂州和豐國會選區,成功擊敗國陣成員黨的印度國大黨資深領袖三美維魯,而社會主義黨主席納西爾(Nasir Hashim)則中選為雪蘭莪州議員。


工廠工人
在拜訪社會主義黨和豐區總部時,中委之一的進佳幫忙聯絡了一位受壓迫人民聯盟(JERIT)中工人工會聯盟的成員Nathan作交流。(Coalition of Factory Workers and Union / Gabungan Pekerja Kilang & Kesatuan Sekerja,簡稱GPKK)


Nathan的年齡約三十中旬,在為本地汽車生產零件的Belton廠工作。雖然憲法是明定人民有自由結社的權益,但這個條文從來都沒有落實過。Nathan表示,馬來西亞約有一千萬的正式勞動人口,但是其中只有8%的有受薪者有工會。為什麼會沒有工會?因為是政府以及資方的打壓及阻撓。在1985年,馬來西亞開放門戶,設立加工出口區廣邀外資前來大馬設廠,當時設立工廠的潛規則就是--工人不能成立工會,而若工人想嘗試組織工會,最終的下場是被開除。


Nathan舉例表示,要設立場廠工會可說是阻撓重重。首先,法令規定設立工會至少要先擁有七名登記幹部;接下來,籌備工會至少要獲得51%的工人支持,但是資方會在這方面百般干擾,例如在聘請或續聘時,要求工人簽署「不能加入工會」的協議書,許多工人因攝於資方的權威只好低頭妥協;即使獲得過半數工人的支持,要前往政府部門申請成立工會,申請的流程也必須花上數年時間!而這期間若發生任何事情,如七名登記幹部中有人離職、資遣或退出,所有流程將又必需重新跑過一遍,而這也是資方慣用的技倆—把其中數名登記幹部提升為主任級,以分化工人內部,或故意找理由將登記幹部炒魷魚。


法律應該是保障人民的,若是資方的惡意資遣,工人當然可以採取法律訴訟的途徑,只是訴訟的過程又得花上數年的時間,即使復職後,其資歷是重新計算,這不是一個工廠工人所能承擔得起的過程,所以通常也不了了之。這是馬來西亞場廠工會難以設立的現實困難之一。


如果薪金還不錯的話,其實沒有工會也不是啥大問題。首相署部長阿米爾山(Amirsham A.Aziz)曾在2008年6月時在國會答詢時表示,在馬來西亞月收入不超過馬幣兩千元者為「低收入群」。阿米爾山提供的可能是近年來迅速通貨膨脹後的水平,但是馬來西亞政府訂出的貧窮線仍然停留在800元。


但是,讓人更難以接受的是,Nathan表示,1990年他進入工廠工作時,當時的薪資是10元一天,而在快20年後的今天,工廠的薪資調整為多少呢?16元一天!也就是說,如今
Nathan即使全勤不請假,他一個月的薪水也只是480令吉而已!比起政府訂立的貧窮線還要少了一半,也比阿米爾山所說的「低收入群」更少了三倍!Nathan表示,他知道在巴生地區某些工廠的月薪只有260元而已,也沒有花紅以及其他福利,而園丘工人的低薪也只有360元而已。Nathan也說,他的姊姊在工廠工作了15年後的今天,每月收入仍然只是700元。


正因為薪資太低,通常工人都必須加OT才能勉強維持生活,如果已成立家庭者,那要雙薪才能維持家庭的一般開銷,但這裡將又會產生另外一個問題,有許多工廠是實行輪班制,這導致許多雙薪家庭的夫妻可能在某些彼此錯開的shift裡是無法見面,小孩也難以照顧到,以Nathan夫妻倆的工作日程表來看,Nathan本身是一般的日班,而其妻子是在電子廠工作,電子廠做四休三,每班次12小時,而且需要輪夜班,也就是說,每當他的妻子輪夜班時,他們彼此在一個星期內有四天是沒有辦法見面,這樣的家庭生活模式會洐生許多問題,小孩沒有辦法照顧,家庭生活也將難以維繫。


工人在工廠遇到的問題不只是低薪與工作長而已,講求「效率」與「效能」的工廠會將「人力資源」作「充份」的利用。Nathan舉例,工廠訂立的許多規則其實是非常不人性化的,工作現場有許多監視器監控整個生產流程,工作期間若交談將被扣薪、工作上要用到的小工具(如手套、帽子)不見了也要扣薪、遲到一分鐘也要扣一小時薪金,更有甚者規定工人一天只能上一次廁所,雖然勞工法令有規定一年至少有8天有薪假,但有工廠規定一年只能請一天的MC。Nathan說道,我們是人民,我們不是機械,在工作上要求我們不能做錯任何事,不能有問題發生,這是不可能的事。


這正是JERIT要組織工人以及工會的原因,因為擁有了工會就代表工人有了與資方談判的權利,而不只是個別地被資方打壓以及剝削。而因為金融風暴席捲全球,其效應在大馬也慢慢擴散。Nathan表示,現在工廠的OT已經減少了,而過往薪資都是按時每月5號發出,但最近五個月來都拖到20多號才發薪水,這將影響工人們的貸款以及日常生活開支。


Nathan工作的工廠約有500名員工,其中約有100名是來個孟加拉、緬甸的外勞(移工),移工通常比較難組織,因為他們停留的時間只有三、四年,而且也受限JARIT資源及人力的匱乏,移工目前不是組織的主要對象,但是在爭取工人權益方面,JERIT一視同仁無分外勞/本勞。


JERIT目前所提出的訴求,是希望能制訂最低工資900元、正常工時(八小時)、基本福利(假期、醫療、教育等)、組織工會、以及成立失業基本照顧失業勞工等,而這些訴求也將包含移工,無分彼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