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300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腳尾米》--香港與台灣新聞媒體的差異與結構


一、是新聞的類別不同與意識形態的差異:


我要說的是,香港媒體(專業)與台灣媒體(亂源)的現象並不純然是因為台灣的媒體結構不好(香港壟斷式的媒體結構就代表是好的嗎?)也不是因為香港新聞從業人員比較專業自主性高(難導台灣都沒受過專業訓練嗎?)



我認為,香港媒體專業性與自主性能在壟斷式的媒體結構裡得以展現,以「政治新聞」來說,香港並沒有明顯對立的政治立場,香港也沒有分裂的政治認同(從香港發展歷史看來,香港人不認同中國頂多會移民,所以80年代以降掀起了移民潮,但香港並沒有發展出獨立或併入英國的政治論述),所以在當地政治思潮缺席的狀況下,新聞裡面的政治意識沒有多大爭議性的情況並不意外,香港電視新聞並不挑戰政治意識形態,挑戰主流意識形態的是香港獨立媒體


其次,香港作為世界主要的金融與貿易中心之一,商業才是香港經濟活動的核心,香港人牟利務實的性格極重,在所謂的「自由市場」邏輯下,它所要求的是準確、公正的「財經新聞」,「財經新聞」可是極度專業,它在主流媒體裡意識形態的爭議性不大,所以它相對擁有較大的自主性。再者,「財經新聞」並不是商業力量操控或角逐的場域(廣告才是)。


另外要說明的是,香港都是中國的主要對外窗口,無論是貿易、航空、金融等,香港都是大陸進出口的把關重鎮,加上香港人口稠密,內地衛生問題極為敏感,民生議題滋事重大,難以操控或隱藏,許多關乎內地與港澳食品安全與衛生問題如淘大SARS、禽流感、孔雀石綠事件等,都是由香港發現並把關,而東南亞發現的禽流感案例,樣本也是送香港作化驗。


香港媒體尤以金融、民生問題為主,這些類別的新聞都沒有多大的爭議性,不是意識形態角逐的場域,也非「結構」所能操控或決定,所以它比較可以從公允、客觀的角報報導。


二、是兩地人們的歷史情感結構不同:

我的第二個解釋是,我認為香港人與台灣人的歷史經歷與社會情感結構非常不一樣。香港的官僚體系在60年以前是非常腐敗,但是官方作出徹底的改革,肅貪整頓成功了,成為全球如今最有效率與清廉的官僚之一,這種由上而下的理性體制的自我調節,讓香港人民對官方作出肯定與認同,並且能以理性以及務實的角度來處理公共事務。



但是台灣人不一樣,台灣人(尤以本省人為主)基本上是不信任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而80年代以降爭取民主自由的社會行動傾向述訴草根形式,這是因為台灣過往歷史地位的模糊以及遭高壓統治、白色恐怖等遭遇,構成「台灣人」情感元素是悲情、憤怒、衝動,它要訴求正義! 公理!! 任何關於公共(公眾)或能引起民眾關注的事情,在台灣的社會脈絡下很自然就會訴諸於悲情與憤怒,以及它所追求一種台灣人的尊嚴與理想。


所以其實不只在新聞,在台灣普遍流行與受歡迎的閩南語歌曲、鄉土文學或鄉土劇,不管是《愛》、《娘家》或《台灣阿誠》,不管是《孤女的願望》、《傷心的車站》或是《金包銀》,它們都有著最基本的共同情感結構--悲情的展現與尊嚴的追求,因為台灣人正以這樣的感情框架來理解台灣(公共事務)的處境,連形式上最具公共性的電視評論節目(全民開講、大話新聞、新聞夜總會等)也是充滿了高亢、憤怒以及悲情的元素,我們當然可以說新聞還是應該以理性客觀與專業來呈現,可是在台灣的脈絡裡從來都不是用理性或客觀來看待公共事務,不是嗎?


三、小結:

以上兩個觀察分別從香港的新聞類別與意識形態的特殊性和港台兩地人民不同的集體情感結構來對照公共事務的呈現方式。希望能對港台兩地不同的媒體現象在「媒體結構」或「專業取向」的的解釋以外,再提供另一個觀察點的思考。


最後,附上《腳尾米》的MV。完整版《腳尾米》紀綠片請點選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