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300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為何「僑」裝台灣人?

為什麼說台灣是讓我們的「自我」展演具有高度的自主性與可塑性呢? 在我們原本成長的祖國裡,在家人、同學、朋友熟悉以及穩定的關係裡面,我們「自我」的形象已經趨向固定,但是在一個對我們全然陌生的台灣,「自我詮釋」的權力是掌握在我們自己的手中,於是乎,你更具有主動性地選擇展示你是個怎樣的人,這是一個「自我重塑」的遊戲,因為構成「我是誰」的那張原本熟悉人際網絡已經不見了,你面對的是全新的人群,你可以全新地打造你自己,重新呈現「你是誰」。


於是,有人選擇「真實」(這個「真實」其實也可以是假的)地展現Malaysian Style。我就是醬子的嘛~ 講話就是敢敢來,不可以咩?! 有人「僑裝」遊戲玩到底,你不說真看不出來是外國人咧~  有些人很想玩,奈何家鄉口音太重,資質太低,怎麼裝都會被人識破,於是只能赤裸裸地被釘在華僑的位置上。最高的境界,當然是學習能力強,文化資本雄厚的人,既能從善如流,也能左右逢緣,馬來口音或台灣腔都難不倒他。


只是,既使曖昧不的身份提供自我展演的可能性,我們是否真的可以隨心所欲地形塑理想自我? 恐怕沒那麼容易,因為這個新的結構雖然提供重新形塑的可能性,但同時也限制了我們的能動性。「華僑」雖然沒有具體的內容,但是卻有固定刻板印象,我們不是來自「先進國家」的ABC,也不是台灣移民出去的台胞,我們是來自那個落後的東南亞的「歸國」華僑,跟那些外籍新娘一樣,刻板印象認為你們這些東南亞華僑就是要來入籍台灣,來這邊找工作,意圖來台灣拿永久居留的。


因此,「東南亞來的僑生」就像冤魂般總是陰影不散地纏糾著你,不管你願不願意,一旦被「揭發」僑生的身份,你就會被釘在這個位置動彈不得,加分進大學、延畢打工、非法居留、要在台灣工作、要入籍台灣等等等這些刻板印象都會浮現,你若離不出這樣的論述框架,你就被定位在這種東南亞來的僑生。


所以,在這種結構與刻板印象下,「僑裝台灣人」是種生存策略的遊戲,「喬裝」的意義在於意圖展示出我們的本質一樣地,在於企圖消除自己上的異質性、差異性,既使我們原本是外國人,「僑裝台灣人」就是把自己變得「跟大家一樣」,這是一種「隱藏」原本自己的展示,甚至自我漂白,把我們衡量自己的標準向主流中心靠攏。而在於個人的角度,在台灣既定的這種刻板印象的論述裡,要真正「做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不夠堅定,或者對自己沒有信心,又或者對自己的國家與社會不夠理解,當你發現自己的打扮、穿著、口音跟身邊所有的人都有明顯不一樣時,那是一件很沒有安全感的事情,因為你時時刻刻都在被他人「凝視」著你具有非我族類的他者性,而你又無法逃離。所以,通常人們選擇隱藏,或不主動展示「原本的自己」。


在上述的行文中,我們說到了結構的限制,但也說明了個人能在這個曖昧位置上具有自我展演的隨意性。但是,這些都不能代替回答你是誰,你是個怎樣的人,或你是個怎樣的僑生,還是僑生應該是怎樣麼地,就得看你是如何去實踐,去完成你自己,如果你不瞭解大馬、不瞭解台灣、不關心社會,只活在自己的小天地裡,你的存在與這個社會沒有關係,那你只能是個被環境制約,隨波逐流的群眾,你就是那種刻板印象下的僑生。


若你不想被固定在「加分進大學」的刻板印象中,就要努力掌握回自我詮釋的權力,生產屬於出你「自我」的意義,培養具有獨立思考的精神。當人家問你「馬來西亞是不是有排華?」、「馬來人是怎樣的民族?」、「馬來西亞的社會狀況如何?」或「你對台灣社會的看法?」時,若你有能力描述出一個客觀的基本狀況時,人家必然對你另眼相看,如果你只能說出「馬來人好吃懶做」、「排華很嚴重,華人很優秀爭氣」這種污名化(or被神化)或一直否定自己否定他人的茶餐廳論述,你覺得人家會怎麼看待你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