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19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再見,富都監獄;再見,馬來亞歷史

國家的當權機關對歷史建築的漠視以及粗暴當然讓人難過,但是最荒謬也最可悲的是,批準摧毀這片土地的歷史與文化的人,正是口口聲聲捍衛族群利益的政黨,這些當權的族群精英竟然對此沒有任何表示。


這群人在上個世紀反對剝奪馬來人特殊地位的《馬來亞聯邦》(Malayan Union)時就已經高喊「不能讓馬來人在世界上消失」的口號,並且組成了現在的執政黨,60年後,我們現在來看,到底是什麼人讓馬來亞這片土地上的歷史消失呢? 這真是弔詭的現象。


那該要如何讓這個族群不會在世界上消失呢? 語言與文化當然是其中重要的一環,但是文化內涵的厚度是從歷史累積出來的,所以我們當然必須珍惜曾經在這片土地上存在過的歷史軌跡。一個真正捍衛族群利益與文化的政黨,在面對發展與歷史的衝突時,不應該如此粗暴對待歷史建築,並且說出「不值得自豪」以及「沒有保留必要」等毫無建設性以及短視的評論,富都監獄現在不是歷史古蹟,那至少50年它可以會是吧? 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同樣地,歷史古蹟與文化的傳承也不是突然蹦出來的,如果開始的一百年我們不予於珍惜與傳承,它怎麼會有接下來的一千年呢?


這些在這塊土地上曾經出現過許多輝煌的歷史文明,最終無法像西方文明那樣累積起來,最主要的就是文明與文化最具體的象徵--歷史建築不被重視無法被保存,以致於消失得幾乎找不到蹤跡;或者僅存的古蹟被「保存」得越來越假,例如馬六甲城牆遺址竟然在「美化工程」下被假城牆覆蓋,而且還在古蹟區設立仿麗江的大水車和建立摩天輪,而真正與古蹟有關的馬六甲港口遺蹟,例如河口碼頭和大倉庫,反而在馬六甲河的美化工程下日漸消失。


其次,如果部長竟然認為碩果僅存的百年建築(馬來亞沒剩下多少超過百年又具規模的建築)「不值得自豪」,那到底能令我們國家自豪的建築是什麼呢?吉隆坡的地標 KLCC的設計出自美國人César Pelli和Djay Cerico的手筆,最引人為傲的大馬國際機場KLIA則是日本大師黑川紀章的傑作,雖然PutraJaya皆為大馬人所設計,但是布城的格局展現濃厚的仿歐風格,其顯示本土當權本土精英無法擺脫跟隨西方品味的後殖民心態[註1]。
 
 

這種我國「偉大又讓人自豪」的建築讓人無奈的地方在於,我們最自豪的landmark都必須假手於人或者跟隨西方國家的風格,而這其中更深層不自覺,但又赤裸裸所展現出來的是--馬來西亞獨立50餘年後還是無法擺擺脫被殖民者的心態,其必須依靠他人的能力,以及他人的標準與觀點來審視自己的國家與歷史。


在這裡提出這樣的批評,並不是要借「古蹟」或「歷史」之名去否定發展的前進,也不是要對所有稍具現代感的建築設計都冠上後殖民或模彷歐美風格的罪名,而是對於我們應該如何處置國家的歷史建築,是否應該要有更充份的討論以及參與呢? 而不是以一句粗暴的「不值得自豪」去終結我們自己國家的歷史建築。


富都監獄圍牆的拆除,對吉隆坡鬧市中心塞車擁擠的交通狀況不會有大太的改善,可是這一幅超過百年並擁有豐富歷史與文化意義的建築被催毀之後,它從此就會消帶不見,一去不復返。為什麼當政者在做決定之前,不能從更長遠的角度來來衡量得失呢? 如果超過百年又擁有世界記錄的歷史建築都不值得保存的話,那還有什麼文化歷史遺產值得保存? 像這樣親手摧滅歷史文物的政府,它到底如何確保「馬來人不會在世界消失」?



註1:
對於布城是不是仿歐洲風格,有人可能會質疑這樣的論調。對於這種空間、權力、文化、歷史與殖民的交織,劉鎮東有一篇文章是透過對PutraJaya建築與空間的分析來探討布設的推手馬哈迪的權力心態,可能可以一窺這些馬來統治精英的文化與歷史認同的。劉的文章是<布特拉再也:解讀馬哈迪的權力地圖>,收錄在《民間評論--再見馬哈迪》。


PUDU JAIL demolition - 21.06.2010



附上富都監獄的一些簡介:



半山芭監獄在1891年,佔地10公頃,由英殖民地政花費13萬 8000令吉興建,其高4.5公尺、長394公尺的圍牆於1892年完工;整座監獄則在1895年竣工,至今已有百年歷史,單是建圍牆已耗資1萬5360 令吉90仙,以當年的狀況,屬龐大費用。


其外牆的壁畫是於1983年,由鄺炎章、曾戴登和林金祥花了超過1000 個小時繪成。壁畫長達270公尺,創下全球最長壁畫的紀錄。不選,其卻沒有被國家遺產局委員會列入歷史古蹟遺產,因此在2010年6月21日被拆除,以讓路給富都路加寬工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