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常人類

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138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的野蠻女友】的意識形態

這的確跟傳統的愛情電影很不一樣。但更讓人感興趣的是:這是不是女性主義電影?它是否展現了女性在愛情中新的可能的另一個面向?它真是提供了兩性互動更多元的發展空間?而筆者最感興趣的是:為什麼這樣一部由女人掌握愛情關係主權的電影,能在韓國、香港、台灣和大陸等父權意識旺盛的社會中廣受歡迎,讓中產階級的男人如痴如醉?


我們若從著從劇本、鏡頭、男主角注視的焦點來看,可以發現「野蠻」根本就是一部用盜用新女性假象包裝下的男性霸權電影,其根本沒有為女生開拓新的自由。「野蠻」一片中,「注視」的權力屬於男主角,女主角鎖定在其視線之中,女主角在影片中只是男性霸權下的一個「符號」,被束縛在一個特定的位置,只能承負意義,並不生產意義。


首先,「野蠻」鏡頭的運用,是男性運鏡的方式:兩人第二次在旅館過夜,鏡頭順著犬友的目光,從野蠻女漂亮的臉蛋,慢慢往下移動到白哲的頸部,再移動到豐滿的胸部;女主角在犬友教室出現,引起男同學的騷動,鏡頭(視線)的焦點是野蠻女的美貌;兩人在打壁球時,犬友不支倒地,他從下面偷窺野蠻女裙底風光等,這都是男人注視女人的運鏡方式。影片中並沒有用女人看男人的運鏡方式,因為注視(運鏡)的權力屬於男性。


再者,故事開始與結束都是屬於犬友的自述:他喜歡女生的類型、他如何與她相遇、他對她野蠻的想法、他對她過去的興趣、他對兩人關係的感覺等。所有的劇情,都是順著犬友的角色去發展。劇中觀眾完全知道犬友在想什麼,但並不知道野蠻女的想法如何,因為劇中所有的心聲,都是犬友的獨白,女主角並沒有「心聲」出現(最後那一封信除外),也沒有內心戲。誰掌握了詮釋情境的能力,誰就掌握了權力,很明顯的,劇中的情境,是由犬友(男性)所控制,劇情的發展都是犬友(男性)怎麼看野蠻女(女性),並沒野蠻女(女性)看犬友(男性)的劇情出現,意義完全由男主角(男性)所生產、定義,女主角在「野蠻」中並不能生產意義,只能承負意義,她只是一個「被敘述」的角色。


從精神分析的角度來看,人們在欣賞電影時,快感產生的原因是透過角色的認同而分享注視的權力,亦既是說,男人透過認同犬友的角色來感受劇中愛情的快感。如果依循這個邏輯發展,第二個問題來了,父權體系下的大男人,怎麼會認同一個被女人欺負、差遺的小男人角色?。第三個問題,如果這不是突破傳統對女性的定位,那野蠻女的所有行為怎麼解釋?。


我們先從第三個問題來說明好來。野蠻女在劇中的舉動確實跟一般女性形象很不一樣:做事我行我素、一個女大學生獨自在外頭喝酒、跟陌生人在旅館過夜、對待男人粗野無禮、男友不聽話時拳腳以待等,女性的這些行為在現實中的確少見,而且不見得被允許,劇中野蠻女幹得出來,看起來似是女性自主意識的展示。


但是,從意識形態分析的觀點來看,劇中的這些行為,都是在男性霸權意識的允許下得以進行(你認為所有女性都可以野蠻嗎?如果呂秀蓮、周遊、街頭肥妞也這樣的野蠻,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呢?),所以,只有漂亮的女人可以野蠻,而且是在男性權霸的允許下,作有限度但又不威脅到其權力的自主性展示(野蠻)。劇中讓女性自主有限度的展示是:野蠻女雖然野蠻(自主),但是三年後兩人再重逢時,她已變回溫柔(馴服、回歸傳統女性定位),而且其野蠻也只是喝酒、過夜、鬧事、打男友而已(這些行為並不威脅社會體制的男性主權),女性的真正的自主權至少應該包括性自主,但是「性自主」代表女性身體脫離父權的控制,這真正的自主並未在劇中展示,而真實是不被允許展示。


若從符號學的觀點來看,所謂的「野蠻行為」其實另有隱含意義尚未明言。女性電影理論者凱普蘭(Kaplan)說:女子「寬衣解帶」的畫面往往不是停留在表面的明顯意義,而是立即進入隱含意的層--她的裸露及被慾求。同理可知,所謂的野蠻行為:男女旅館共宿,其隱含的意義是親密關係進一步發展的曖昧空間;女人喝酒,象徵了女人懂得男人相處的豪爽、快樂的方式;粗魯、鬧事,代表了兩人之間關係的親切、無距離,以及她的活潑可愛。


說完了第三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迎刃而解,這跟本不是小男人電影,這完完全全是一部服膺於男性意識的電影,只不過它非常高招,用大女人包裝了小女人,用小男人包裝了大男人,男性觀眾還是可以透過認同男主角而分享電影中愛情的快感。所以,這還是非常傳統(拍給男人看)的愛情電影,它之所有有趣、狂賣,只是因為它高招--提高「遊戲」的挑戰性,增加「征服過程」的樂趣,最終贏得美人歸,女主角還是會被馴服的,看最後她不受反抗,柔順地讓他牽的那一幕,就可知道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