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資產階級心態的投機主義分子
  • 53005

    累積人氣

  • 1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為什麼Ogawa的廣告讓人覺得不安?

關於這一點,我們必需先從廣告內容談起。廣告一開始時,是一個華裔女孩哀求父親出席她與她與巫裔未婚夫的婚禮,父親盛怒之下一口拒絕,在接下來女孩的婚禮、在夫家的生活、甚至孫兒的出生與成長,父親終始缺席,後來女孩買了一張Ogawa安摩椅,小孫兒也出現並用華語喊了一聲「公公」後,父親才展開笑顏,兩父女冰釋前嫌,也代表接受了巫裔的女婿,一家人共享天倫之樂。


誠如Ogawa高層表示,他們希望以樂觀態度去面對,用愛與關懷令整個家庭達到相親相愛,和諧共處和團圓的結局。可是,我們還是要問的是,那麼為什麼這傳達「家庭溫馨」的廣告會引起不安、敏感、與覺得被冒犯?


首先,筆者比較好奇的是,《星洲》的新聞裡並沒有說明是哪個族群被冒犯,或廣告遭哪些源流的人士投訴。不過,既然這件事情是由馬華公會的青年團出面搞定,那很大的可能性是,應該是華人覺得這支廣告「很敏感」。


我們或許可以再進一步設想,是廣告的哪一部份敏感、不安,或讓人覺得被冒犯?只要對我國族群互動概況稍有瞭解的都可以發現到,這支廣告引起最大的爭議點是:第一、華人嫁給馬來人;第二、因為是「嫁給馬來人」。
 

所以,很玩味也值得思考的是,「女嫁他人」這個動作在華人傳統社會底下的意義是「潑出去的水」,嫁出去的女兒,從此就是變成「別人」了,而「華人嫁馬來人」更深層的意義是「同化」。


而這,正好犯了華人的大忌,而造成「大忌=同化」的最主要因素是宗教,族群因素反而是其次,「華人嫁馬來人」既代表要進回教,進回教既是表示了往後人生的價值觀、生活方式、甚至傳統習俗都得全盤改變。再具體而言,華人習慣上最喜愛的喝酒、吃豬肉、賭博從此就無緣再碰。


這是一般華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在六七十年代時回教政策比較寬宏時,通婚可能還能讓人接受,可是近年巫統與回教黨相競回教化, 各種回教措施與政策更為保守與極端,這都讓人不敢維恭,並且錯失讓其他族群了暸解回教真義的機會。


其次,為什麼是「華人嫁給馬來人?」。馬來社會與華人社會同屬父權體系制度,既是說,彼此都是以男性霸權作為主導的社會。而在廣告中,雖然表面上的意義是「一個華裔女性嫁入巫裔家庭」,但更進一步的分析,這個符號象徵更深層的暗示意是指:華裔社會「嫁入」以巫裔社會為主導的一種關係脈絡的展現。而這,正是讓華裔覺得不安、敏感,以為覺得被冒犯的地方。


我們可以想想的是,如果廣告是「華人嫁給印度人或伊班人」,被「冒犯」的程度會否沒有那麼強烈?又或是,如果是「馬來人嫁給華人」的話,華裔觀眾不滿的情況會不會好一點?


其實,筆者認為同化(其實應該說是「文化融合」)還其次,去東馬或者泰國看看就知道異族通婚是多麼普遍而且「自然地發生」,而造成與友族通婚最關鍵的鴻溝是:一般人無法接受「對生活方式及人生價值強制性的全盤要求改變」。一個成年人的信仰與人生價值,應該由他自己作出選擇。


最後,這個廣告的訴求一定是華人,因為健康器材用品的消費族群是以華人為主, 導演也一定能意料到華人對這樣的課題會有所不滿,所以在最後孫子出現時,用華語喊了一聲「Gong Gong」,讓華裔觀眾不滿的情緒扳回一分,幸慰地覺得:「還好,孫子還會說一句華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